一位拥有近12年工作经验的男护士:护士不应该有“性别”

“当时我是我们医院第一个男护士,也是年纪最小的(21岁)。”5月8日,来自四川的叶护士在接受健康界采访时,回忆起参加工作的经历。到现在为止,他在护士的岗位上已经工作十年了。

说起护士,大家想到的都是细心、温婉的小姐姐,很少有人能联想到“大老爷们”。因为相对于女护士,国内男护士实在有点“少”。国家卫生健康委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护士总数已超400万,而根据中华护理学会数据,2018年注册男护士总数已突破10万,即便如此,男护士比例仍不到3%。

举例来说,受访的福建李护士表示,他所在医院的护士总数在600到700之间,男护士却只有7名。四川的叶护士所在医院只有14名男护士,一家医院能有40名男护士,已经算多的了。

和国内相比,美国的情况稍显乐观。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目前13.7%的注册护士是男性。这个比例显然还不够,美国男护士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Men in Nursing, AAMN)在2015年设定目标:到2020年将男护士比例提高到20%。

在男护士如此短缺的情况下,他们的生存现状如何?健康界采访了来自全国各地的6位男护士,他们给出的答案是:痛并快乐着。

当初选择学护理并入行的理由:懵懂无知,调剂,好就业

当问到为什么选择学护理或当初做护士的初衷时,受访的6位男护士的回答有个共同点:误打误撞学了护理,稀里糊涂当了护士。(为保护受访者隐私,以下采访截图均用马赛克隐去受访者姓名与单位。)

即便是误打误撞,随着对护理了解的增多,他们“也希望能在护理方面有所建树”。

从受访者的回答可以看出,在选择护理专业之前,对护理专业和护士的工作普遍不了解,可以说是“稀里糊涂”选了护理专业。

还有人表示,护士这一职业很神圣,护理专业好就业。

男、女护士薪酬一样,但累,需要承担的更多

接受采访的男护士中有5名表示,他们所在(曾在)的医院男、女护士(同等职位下)薪酬并无区别,并且整体工资水平并不高,在3K~6K上下,沿海地区高很多,可破万。

男女护士薪酬相同这一点,美国也是如此。《2018年Medscape注册护士和持证实习护士报告》显示,受访的8%男护士称,他们的收入基本与女护士的相同。

不同的是,美国男护士的年薪平均比同等职位的女性多4000美元(约5%)。外媒报道称,男性更倾向于在大城市和住院部工作,而且他们更有可能通过加班、随时待命、转班次、做护士责任人等来增加工资。

接受健康界采访的几位男护士不约而同地表示,薪酬相同的原因是工作内容和女护士也无差别,算是同工同酬,但劳动强度很大,需要承担的更多。

工作中会遇到尴尬或歧视(嘲笑)

在公众眼里,护理是女性的代名词,大家也早已形成了“护士=女性”的观念。因此男护士在工作上总会面临一些尴尬的局面。

四川叶护士笑着分享了当时自己亲历的一个比较尴尬又心酸的故事。

除了被患者嘲笑“没出息”和“毛手毛脚”之外,男护士面临的另一个棘手问题是和患者的身体接触。这在护理过程中不可避免,但在某种程度上却是男护士的“雷区”。例如个人卫生、导尿等操作,总会使患者和男护士“尴尬”,并且有被患者误解为性骚扰的“危险”。

但福建李护士表示,目前男护士普遍在急诊科、重症监护室、血透室、手术室等科室工作,普通病房的男护士相对较少,因此这种“尴尬”和“风险”相对也少,最多只是一些患者会对男护士有排斥。四川叶护士称,目前国内多地成立了男护士相关组织,对男护士的认同感也越来越强。

四川的宁护士就表示,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患者的拒绝或排斥。他的秘诀是:主动和患者聊天化解“尴尬”,护理前向患者耐心解释并进行宣教,避免患者误会。

同样的问题在美国也存在。由于触摸患者带来的尴尬和误会,男护士可能更倾向于不直接触摸患者,并且需要使用高科技的科室。注册护士Robert Vaughn说,有时患者发现他是男性时会要求换女护士。手术室护士Jeff Gilbertson回忆说,他曾应聘过性侵犯护士检查员,但因为其是男性,他的申请被驳回。

据外媒报道,美国的护理教育对护理学生(不论性别)如何适当触摸患者没有什么指导。男护士必须自己摸索护理中与患者亲密接触的技巧,例如触摸患者要戴手套,接触患者隐私部位时尽量不要触及敏感区等。

有快乐有感动,也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遇到过尴尬,碰到过嘲笑,这些男护士们并没有因此退缩,因为他们的工作有快乐,有感动,也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患者的认可,就是他们坚持下去的最好动力。

虽然是“大老爷们”,但他们也会去细心观察,耐心解释,给患者更好的体验。

对工作中会遇到的尴尬以及大众对男护士的认知,男护士们也有自己的话想说。

希望大众如何对待男护士

据外媒报道,美国男护士仍会遇到与女护士相同的刻板印象,如“性感护士”和“医生的下属”等。如果用“男护士”(male nurse)一词在亚马逊上搜索,会发现很多书籍和视频都会将他们形容成肩膀宽阔、眼神闷骚,标题一般取为“男护士的自白”或“兴奋地被检查”。美国的电视节目例如Gray's Anatomy和Nurse Jackie都将男护士描绘成无能为力、阉割的,甚至是性变态。

马凯特大学(Marquette University)助理教授Jay Tumulak解释说:“男性进入护理行业会被诬蔑为‘娘娘腔’。大众认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培养,但这是一个阻止男性从事护理事业的错误前提。”

这种不平等对待在护理教育中也存在。例如美国一些教师不愿意将女性患者分配给男护理学生,而男护理学生也经常在产科和儿科中遇到性别偏见。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44%的美国男护士称他们曾经历过歧视,31%的人说他们经历过社交孤立。男护士也常被误认为是医生,并被迫向陌生人解释为什么他们不是医生而是护士。

来自江西的徐护士也有被误认为医生/规培见习医生的经历,四川的叶护士甚至受到过周遭人的侮辱。

但相对于以前,男护士的公众形象正在发生变化。四川的宁护士说:“相比于很多前辈,男护士的工作环境等方面有很多改善。患者接受程度,大众对男护士的认知都比以前好很多。这也是护理前辈们努力的结果。”他希望大众能够客观认识、评价男护士在护理行业的价值,社会和同行给男护士更多的包容、理解、支持和鼓励,更希望医学院校在培养男护士期间对男护理学生灌输的思想观念及时和社会发展同步,而不是停留在几十年前。

在护士岗位坚持了12年的福建李护士则认为,护士不应该有“性别”,要形成护士就是护士的观念,社会要支持男护士的发展,认同男护士的工作,让男护士有更多的发言权。这对于整个护理行业来说,不仅仅是促进,因为男性与女性处理方式、思维模式的不同,特别是设备仪器的更新,互联网、大数据在医疗领域的使用,男性加入护理行业更是对护理思维与模式的补充。

彩蛋

1.男护士这个身份会不会成为找对象的阻碍?

当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除了一名男护士表示找对象靠自己个人魅力之外,其他几位都认为“男护士”这个身份确实是找对象的一种阻力,不管是自己还是身边的男护士朋友都有过奇葩经历。有些是女方父母不同意自己的女婿是男护士,有些是女方自己不接受对象是男护士。福建的李护士表示,其实男护士找对象也是可以找到的,只要自己拿出诚意(这是重点呀,单身男护士们),他自己就是个实例。

2.会不会考虑转行?

几位被问到这个问题的男护士均表示不会转行,不考虑转行,因为热爱,也因为同事、领导之间的友爱。

3.是否会鼓励年轻男性学护理,做护士

民间流传一句调侃,“劝人学医,天打雷劈”,不鼓励别人学医、学护理貌似成为了一种“道德”。即便如此,从护理行业的发展、男护士这份工作的稳定等角度来说,他们都会考虑推荐男护士这个职业,希望有更多人的男性加入护理行业。

美国男护士协会现任主席Blake Smith说:“我告诉男性,如果你想做一些更伟大的事情,那就去做护士吧。”而且美国大多数男护士(91%)会鼓励其他男性考虑护理事业。

不论是美国还是中国,护理的“无性别”发展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需要社会、医院、高校多方努力。

参考资料:

Medscape: Wanted: More Men in Nursing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