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大科室正成医疗反腐重灾区

医院,在不少人心目中,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这里的医生克忠职守,尽心尽责救死扶伤。

但事实上,随着医疗反腐风暴愈演愈烈,一些地区可谓呈现塌方式腐败态势。单单今年,医院就有不少科主任落马。而在众多落马的主任中,笔者盘点了一下,几大最常出现贪腐现象的科室。

药剂科

2018年,珠海市9家公立医院原药剂科主任倒在药品供应商和医药代表的“贿赂门”下

2017年,曲靖市麒麟区检察院先后对曲靖市三家医院药剂科科长立案侦查;

2015年,南京儿童医院原药剂科主任徐康康被控在南京儿童医院工作期间借助职务之便受贿177万余元;

……

药剂科属于医院的重要部门,负责整个医院的药品使用和管理,正因为这一特殊位置,药剂科科长成为了众多药商主攻方向。

检验科

在不少眼里,检验科属于清水衙门。事实果真如此吗?

2016年7月16日泰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检验科原主任冯某、原实验室主任徐某获刑,收受回扣50万元;

2015年8月26日泰州市人民医院原检验科主任陈亚宝受审,六年收受130万元;

……

检验科的试剂试纸虽然便宜,但每天用量不少,在“薄利多销”的情况下,数额也是不菲,因此不少供应商纷纷瞄准检验科主任。

“我不收钱,就便宜了药贩子”。河南省南阳市中心医院原检验科主任范泽旭在落马后,面对办班人员振振有词。而和他同样想法的落马领导又何其多!

骨科

近年来,骨科医生受贿是近年来的医疗器械购销反腐重点领域之一,不少骨科主任被抓。

泰州市高港中医院原骨伤科主任李亚东涉嫌受贿案;

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骨科主任王生解因犯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由于骨科医用器材耗材昂贵,选择使用哪种器材又是由主任说了算,面对高额利益诱惑,不少骨科领导纷纷倒地落马。

外科

外科因涉及手术耗材,和骨科情况类似,也成为了贪腐重灾区。

近年来,医院贪腐案件频发,再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贪污腐败一事,并不会只是个案,往往是拔出萝卜带出泥,常常是一家医院院长、主任同时落马。

除此几大科室之外,在百度上搜索“医院院长落马”关键词能出来12700000(不用数了,一千二百七十万)条相关链接,由此可见,医院院长落马之事可谓比比皆是。

有检察机关办案人员称,医疗卫生领域贪污贿赂,单个人员很难完成犯罪。往往上至局长、院长,下至药械科长、财务科长、采购员、医务人员,查处一案牵出数案,查获一人牵出数人甚至数十人,形成窝案串案。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呢?

因为对于医疗器械和医用药品的采购具有强烈的专业性,采用什么材料往往由医院具有决定权的人物决定,医药厂家为了能顺利进入医院,往往会采用自上而下的方式进行打点。同时,为了提高自家医疗用品的使用率,他们还会采用“回扣”、“好处费”等方式来打通各个科室的关系,以提高自家医疗用品在整个医院的使用覆盖率。久而久之,这股“潜规则”之风日益盛行。

院长及医院相关负责人在巨额利益面前,难抵诱惑,甚至认为经其特别“关照”的医疗器械和医药用品无论如何最终都是使用于患者身上,对患者绝无害处。在这样的思想促使下,他们也由开始的胆战心惊到习以为常。最后导致形成医院“向钱看”的风气,潜规则甚至变成了明规则。

医院其他干部和医生在领导的“带领”下,也渐渐默认此做法,并认为“法不责众”,最终形成从上至下“塌方式”腐败的局面。

而目前,国内很多医院对于医疗器械及药品采购环节缺乏一套自上而下、由内到外的监督机制,有些医院科室的主任本身就能独自以科室的名义直接与药品或医疗器械的供销厂家进行接触谈判甚至签订购销合同,这个过程中由于权力过于集中到个人,缺乏有效监管,导致腐败滋生则变得更加容易便捷。

拒绝贪腐,不应该仅仅成为一句口头禅,如何加强法制教育和职业道德教育,从根本上杜绝腐败思想,健全采购的公开招投标制度,建立完善的内外监督制约,大力打击与预防腐败,合力推进反腐进程依然是任重而道远啊!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